欢迎光临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官网!
服务热线
0730-8878678
洞庭精灵
联系方式
地址:湖南省岳阳市花板湖路湖南日报社岳阳分社二楼
电话:0730-8878678
微信公众号
高天上的CEO
发布时间 :2017-07-10     点击率 : 39
 



◎徐亚平

生产队有队长,班级有班长,楼栋有栋长,公司有经理,流云高天上也有CEO(首席执行官)。

那,便是鹰,鸟类帝国之王!

少年时代,读过一首美诗《村居》:“草长莺飞二月天,拂堤杨柳醉春烟。儿童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。”

“纸鸢”是啥?风筝,纸扎的“鸢”。“鸢”又是啥?就是老鹰,猛禽也。黄嘴巴,上嘴弯如铁钩。趾有利爪,亦如铁钩。这员猛将,嘴挖爪抓,抓铁留痕。

老鹰还有利器:眼。那双锐利的眼睛,可以看穿数千米甚至更远。远到整个地球。对,它管全球的天空,是鸟类王国宇航局局长。教科书里可以看到它的身影,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到它王者的风采。

老鹰一般指鹰属的各种鸟类,全球有59种,隼、鹰、鵟、鹫、雕,都是他们的名字。不同种类的鹰,习性、口味不一。有的食鸟,叫“雀鹰”;有的食昆虫,喊“蜂鹰”;有的食腐肉,即“秃鹫”;有的食兽类,称“角雕”;有的食鱼,谓“渔雕”;有的食爬虫,名“蛇雕”;有的霸占林海雪原,鱼肉百姓,叫“座山雕”。

正派老鹰不管选择何种谋生,能力都是杠杠的。它要是当记者,绝对可以拿中国新闻奖、普利策奖。现在,老鹰不仅仅是一种肉食性猛禽,也成了一种象征。近20个国家的国旗或国徽,都用了鹰的元素。埃及国旗和国徽是萨拉丁之鹰的形象。美国国徽上是白头海雕。墨西哥的国旗和国徽中有一只落在仙人掌上的食蛇鹰。阿尔巴尼亚的国旗与国徽和俄罗斯、原南斯拉夫的国徽都是一只双头鹰图案。阿尔巴尼亚由于其国旗被称为“山鹰之国”。

洞庭湖湿地里,人们都喜欢看鸟、拍鸟,我却要看天、看地、看脚下是否会碰到一地羽毛。

我陪沈阳理工大学鸟类学家周海翔教授,长沙著名环保人、诗人周自然先生,在洞庭湖里追寻一只苍鹭的时候,突然发现萋萋荒草里,有一堆凌乱的白色羽毛,绒绒里有几根细细的白骨。这说明湿地上发生过一场战争,得胜回朝的肯定是老鹰。

湿地有老鹰,这是水生生物多样性丰富的标志,是湿地生物链完整的指征,我感到很欣慰。

小时候,在老家湘阴县东塘公社新联大队第一生产队的田野上,经常可以看到老鹰在刚收割的稻田上空盘旋。母鸡带着崽崽埋头苦干捡稻穗,全然不知危险将至:老鹰来了。我们那里叫它“鹞子”、或者“鹞子婆”。

鹞子婆,像一只战斗机,呼啸而来,精准扑击。

妈妈心疼自己好不容易养大的一窝鸡,就交给我重大的军事任务:保卫母鸡和小鸡。我就从后面峦里砍来楠竹,劈去枝叶,提了前去,潜伏在稻草堆里,一旦发现“敌机”进攻,就操了这杆丈二长矛,赤膊赤脚地迎上去,搅得周天寒彻,狂风为我击鼓。奋战了多少次,我始终没有打下一只鹞子。不过打老鹰不是我的目的,保住了母鸡、鸡崽,才是我的战功。

凯旋时,我会向妈妈绘声绘色、添油加醋地讲述“人鹰大战”的壮观场面和精彩细节。妈妈做晚饭的时候,会少放一个红薯、多放几粒白米。

汨罗屈子祠是一个百去不厌的地方。一般游客、学人基本上从正门进、正门出。我就古怪,从正门进,一路往北,转弯抹角爬上后面的玉笥山,看看树,看看鸟,还想找找我少年决斗过的对手——鹰。

没有看到鹰。但在地上发现了鹰的粪便,大拇指那么大,是用花白的草筋缠着的,里面全是森森的白色细骨,这是老鼠的骨头吧,抑或是小鸟的骨头。老鹰吃鼠吃小鸟,顺带吃了些草根。就像同为高级动物的人,吃了大鱼大肉,也要吃些青菜、纤维。它的肠胃肯定是有特异功能的,消化过程中,它就用草根,有声有色地把这些碎骨给编成了一个“茧”,然后再轻松地拉出来。到底是鸟类王国的CEO!它的智慧与进化的先进性在一个小小的粪便里袒露无遗。

此时此刻,我非常惶惑,不讲这个秘密吧,很不痛快;讲出这个秘密,我又十分担心,担心人类中的坏蛋会打鹰的主意。希望屈原纪念馆资深屈学专家刘世林先生等给自己压副担子:守护屈子祠,也要守护玉笥山,守护这片山林和精灵。

2014年5月5日中午,我和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志愿者江科明、徐建军、张脱冬及北京导演黄帆,溯汨罗江而上调查走访。经过汨罗市郊时,发现街边有人兜售一只酷似老鹰的鸟儿。此鸟学名灰脸鵟鹰,已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二类保护动物名录。

黄帆忙用500元购下。我们将其携至平江县伍市镇青冲村汨罗江边放生。两度试飞不成,其力不逮也。我们便将其救回家,鵟鹰反戳伤我一指。我生气了,就将它交给协会高级兽医师谢拥军悉心医护,待伤愈后再遣返。

6月21日下午,我们在洞庭湖畔美丽的圣安寺风景区内,和怀梵法师一起成功放飞了这只灰脸鵟鹰。

鹰若不在,天都塌了半边。现在,鹰回家了,家庭的顶梁柱还在,这个家便完整、圆满了。

人啊,请别再伤害鹰!你若杀戮苍鹰,毁灭的是一个家庭、甚至整个天空!天空若没了鹰,我们就没了“鹰击长空”的念想了。子孙绝对会诅咒我们这些无知的“先人”的。

儿女要“幼”,父老要“老”,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。此理,当福佑天地万物。

这些年来,我们江豚保护协会志愿者一直以大跃进的姿态在江湖上行走,总会发现野生动物被困或受难,总是不假思索、奋不顾身地去搭救。对伤害野生动物的人,我们有时讲理、有时讲法、有时求情,有时会翻转口袋掏钱。抢救、养护、放生,乐此不疲。在某些眼神里,我们都是神经病。但是,志愿者从来没有谁去分辩,就认我们的理、做我们的事,一条路走到黑。我的记者同行,上千次地问我,为什么要带领伙伴们这样做?我总是语塞,搜索枯肠也讲不出大道理来。我只知道,法国巴黎圣母院、瑞士日内瓦湖的鸟类是不怕人的,我手一伸,鸟儿会立马投怀送抱、沾满我全身,如闪光的勋章。我只希望绿色中国人人爱鸟、鸟爱人人;只指望天空中有百鸟朝凤、老鹰自由地翱翔。

开栏的话

1996年,徐亚平首度对洞庭湖生态环保问题进行跟踪报道,从此开启其历尽艰险的环保“长征”。22年来,他聚集近万名志愿者保护湿地及珍稀动植物资源,尤其是他所组建的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及其水上巡逻队,昼夜巡查,阻击非法排污、非法采砂和非法捕鱼,引起国际社会和海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和认同。22年来,他每年把一半时间和精力倾注于洞庭湖巡护、奔走呼吁社会各界都来保护野生动植物资源,并身体力行救护受伤和被困野生动物,先后成功救护并放生珍稀野生动物460只(均建有台账)。而他却和4位志愿者都受伤了。他的每一次救护都要在受尽各种磨难后突破重围,是一个个带着血和泪的故事,是一首首饱含真情和纯爱的歌谣!

洞庭湖是“国际重要湿地”,备受国际社会、各级党政和环保人士关注。近年来,湖南省委省政府、岳阳市委市政府为保护洞庭湖作出了许多重大的部署。在洞庭湖突出环境问题整改取得阶段性胜利之时,本报特开辟“生态随笔”专栏《洞庭精灵》,邀徐亚平讲述他和志愿者保护湿地、抢救野生动物的故事。它既是传奇,也是散文,更是科普;它不是灌输式的说教、枯燥的知识堆积,而是集思想性、知识性、科学性、文学性、艺术性于一炉的文苑大餐。

且听他将其与鸟类、豚类、鲟类、麋鹿的真情故事,娓娓道来。希望广大读者能从中受到启发,并成为洞庭湖的守望者!

友情链接/Friendship link

jiangtunxiehui